关键词:
 
  >> 走进古城 您的位置: 走进古城 > 襄平史话 > 旧事始末
试论公孙氏政权长期存在的主要策略 
杨凤臣
二○○九年三月二十八日
 

    辽东公孙氏政权,自东汉中平六年(189)始建,至魏明帝景初二年(238)败亡,凡历三世四主,长达半个世纪之久。这个当时东北地区最大的封建割据地方政权之所以存在如此之长时间,是有诸多原因的。除了中原连年战乱,军伐无顾及边郡之机和辽东偏居东北一隅的有利条件外,还由于公孙氏政权的最高统治者,主要是始创者公孙度和二世公孙康制定和实施了一些得力的策略。本拙文拟对其中的要者,作个探索性的论述,以就教于史志界专家和读者。

    扫除内部政治上的障碍 

    公孙度出任辽东太守,初出治辽,由于他出自于玄菟郡寒门小吏,人微言轻,被郡内豪强大姓所鄙视。公孙度知道,他们如此嚣张,如果不严惩一批,就无法确立自己的威信和难以为官,亦无法行使职权。于是他严厉打击豪强大族。辽东属国人公孙昭在任襄平(辽宁辽阳市)县令时,曾折辱过公孙度之子公孙康(一说公孙度本人),所以公孙度一上任,就拿公孙昭开刀,杀人立威,立即拘捕公孙昭,并将其笞杀于襄平市中,借此威胁豪族大姓。郡中大姓田韶等人,一向轻视公孙度,公孙度则寻机将他依法绳之。后又诛杀名豪大姓百余家。公孙度的依法诛杀之举,郡中极为震动。一些豪强大姓怕被杀,皆俯首贴耳听之,有的名豪大姓怕被诛杀,如原河南太守李敏,过去在郡中名气甚高,因其憎恨公孙度之所为,恐遭杀害,遂携全家逃匿于海中。公孙度闻之,便掘其父冢,剖棺焚尸,并诛其家族。这样,就解除了公孙度立足辽东的极大威胁。公孙度如此严厉残酷地打击反对他的豪强大姓,旨在打击公孙氏政权的反对者,借此巩固自己的统治地位与统治秩序。此后,公孙度令行政通,羽翼渐丰,扫除了称霸一方的障碍。公孙度严厉打击豪强大族,在客观上减轻了民众的某些负担,缓解了本已十分紧张的阶级关系,社会秩序安定,有利于公孙氏政权的统治。

    发展和壮大经济实力 

    经济实力是割据政权的物质基础和基本条件,就是说只有较强的经济实力才可以进行割据。在公孙度和公孙康执政期间,均坚持积蓄经济实力,以巩固和发展割据政权。他俩坚持据境自守,保境安民的政策。加之辽东战乱相对较少,辽东地区有了一个较长时间的和平安定的社会环境,使辽东地区的经济和社会有了较快的发展。这里应该提及的是,公孙度和公孙康鉴于中原连年征战,人口大量外流(各郡的户口十不存一),为增加人口,壮大公孙氏政权的力量和促进经济和社会发展,适时地实行了广为招徕中原流人和士人的政策,其中特别注重招募著名士人。于是主要是燕齐的流人和士人分别以海陆两路涌入辽东。北海管宁“闻公孙度令行于海外”,便与邴原、王烈等一起投奔辽东,他们都是中原著名的学者。公孙度则“虚馆以候之”。管宁居住于郡北的襄平附近山谷之中,以“示无迁志”。因而山东“越海避难者追随而来,“旬月而成邑”。王烈因“董卓作乱,避地辽东”(《魏书·管宁传》裴注引)。邴原“因黄巾方盛,遂至辽东”住在大连湾三山岛,仅一年左右“往归原居者数百家”。乐安人国渊、东莱太史慈等著名士人均避之辽东。对于这些名望高的中原士人,公孙度或“待以昆弟之礼”,或授予官职,或赠送礼物,极力网罗收容。当然,对那些可能会威胁自己统治的少数人,公孙度则以莫须有的罪名,或杀掉,或驱逐。不过,这并没有影响中原流人和士人进入辽东。到辽东的许多士人自视清高,不肯接受公孙度授予的官职,但公孙度并没有厌弃和为难他们,仍然予以接纳和支持。到辽东的中原士人,尽力发发挥自己特长,或办学宣讲儒家经典,传播文化知识;或传授封建礼仪道德,改变落后愚味的社会风气;或传授中原先进的农业生产经验和农具;到辽东的中原士人,看到辽东的农业较为落后,就以身示范,传播中原的先进生产技术和生产经验。其中最为突出者当为王烈。王烈不仅是个学者,而且尚能够熟练地掌握各种农业器具的使用。他亲自教当地农民使用先进的农具,并将住地附近的农民组织起来进行农业生产劳动。这些较为先进的生产方式和劳动组织结构,对改变辽东农业经济的落后面貌和提高农业生产力,起到了重要的作用。王烈在辽东进行生产活动的同时,还经常从事商业活动。有时不远千里到朝鲜半岛的东部氵岁貊一带去做生意,使中原和辽东等地的商品不断地输入少数民族地区,又从那里换回了土特产品,促进了辽东商业经济的发展。中原士人还大力宣传封建道德,通过言传身教来感化民众,使当地的民风发生了很大变化。贸易中交易公平,互不欺诈;乡民路不拾遗,相互礼让。中原流人和士人在辽东的活动,颇有利于公孙氏政权。一是壮大了公孙氏政权的声势。中原士人,特别是著名士人,以他们的名望、能力及特长,投奔公孙氏,并积极地做了有利于公孙氏统治的工作,这表明公孙度招贤纳士,尊重知识和人才,从而提高了公孙氏政权的声望,扩大了影响力。曹操看到这种事情的作用和影响,加之他自己亦求贤若渴,为了扩大自己的声望和实力,因此对一些已在辽东的著名中原士人累加征召,但公孙度或“绝命不宣”,或“解而不遣”,使喜爱人才的曹操无可奈何。二是增加了人口。东汉末年,由于战乱,中原各郡的户口十不存一,而东北南部诸郡,由于公孙氏政权实行保境安民,休养生息,加之中原流人和士人涌入辽东,使这里的人口和户数有了较快的增长。辽东、玄菟、乐浪三郡当时拥有户数近13万,人口总数达40万人。人口的增加,为辽东增加了劳动力,有利于该地区的开发和发展。三是由于增加了劳动力,又传入了先进的生产技术和生产经验,使辽东社会经济迅速发展起来。当时,公孙氏政权的统治中心襄平,已有30万人口,城内设市,进行交易,这种情况在当时全国的城市中还是不多见的。可见公孙氏政权统治下的东北南部地区是较为殷盛的。这就为公孙氏政权的长期存在提供了有利条件。

    积聚了较为强大的军事力量 

    拥有较强大的军队,是公孙氏政权割据辽东的重要保障。公孙氏政权拥有10万军队,实力渐强和权势欲膨胀的公孙度,欲以这支军队与曹操进行较量,染指中原。在一次文官武吏的会议上,公孙度对他们说,他想派3万步兵和1万骑兵去攻击曹操。武将们听后个个跃跃欲试,均想请战。但对当时天下形势颇有了解的凉茂(赴任途中被公孙度擅自扣留的乐浪太守),在分析当时的政治、军事形势和双方军事实力对比的基础上,直言不讳地谏议公孙度,只可坐观(曹操)成败,不可出兵攻曹。公孙度沉思良久,采纳了凉茂的谏议。此件史事说明,公孙度当时要攻打曹操的意向,是在坚信自己军事力量较强的前提下提出来的,如果公孙氏政权的军队实力太弱,他就不会想遣师进攻曹操了。后来历史证明,公孙氏政权的军队还是具有战斗力的。公孙氏政权建立伊始,为巩固政权,消除东西两翼的威胁,曾派军东伐高句丽,西击乌桓,威震东北各个少数民族。公孙康在摆脱了与曹操的公开对抗之后,在东部打退了高句丽的侵扰,攻破国内城。后来,在末世公孙渊执政,公孙氏政权已衰败之时,公孙氏军队仍然于魏青龙五年(237),在辽队(辽宁辽阳市太子河西岸高坨子附近)小胜前来进剿的魏军。公孙氏军队还依靠这支军队开疆扩土,越海据有东莱诸县(山东登州一带地方),置营州刺使,进而占有玄菟,乐浪两郡。公孙氏政权正是依仗这支较强的军队,护卫了辽东地区,扩大了公孙氏政权的辖境,保障了公孙氏政权的长期存在。

    佯附曹魏求自安 

    公孙氏政权面临着两个主要敌人,即曹魏与东(孙)吴。就东吴而言,虽然实力强于公孙氏政权,二者之间既有勾联又有矛盾和斗争,但二者相距较远,又有大海相隔,总的来看,东吴并没有构成对公孙氏政权的严重威胁。而曹魏政权就大不一样了,它不但很强大而且又与公孙氏政权控制的辽东陆路接壤。它虽然忙于中原征战,无暇东顾,但曹魏对公孙氏政权的态度,关系到公孙氏政权的存亡。如果公孙氏处理得不当,公孙氏政权将会有灭顶之灾。这正如前面所论及的,凉茂在制止公孙度欲主动攻击曹操时说过的话,曹操当时只是还未来得及责问将军的罪过,您怎么可以先发制人,发兵攻打曹操。公孙氏三代四主还算明智,对强大的曹魏,始终采取了佯装依附,仰其庇护,以求自安的正确策略。建安九年(204),曹操表度为武威将军,封永宁乡候。有着称王野心的公孙度对曹操的表封是不满意的。于是对其属下说:“我王辽东,何永宁乡侯也!”(《三国志·魏志》卷8),还把曹操所赐的印绶扔到武器库中去。但是,公孙度必竟自知势小力单,不敢公开竖起与曹操对立的旗帜,始终未有公开拒绝曹操的封表。公孙度表面上对曹操仍然很恭顺。公孙度死其子公孙康继位,曹操封公孙康为襄平侯,拜左将军,公孙康虽“恃远不服”,但至曹操平定乌桓,兵临辽西时,公孙康亦惶恐不安,急忙杀死投奔他的袁尚、袁熙等人,又将他们的首级献给曹操,讨好曹魏。后来又斩杀东吴来使,表示绝吴而亲魏,臣服曹操。公孙康死后,公孙恭立,接受魏车骑将军、假节、平郭侯之封,并将其侄公孙晃送魏都洛阳为质。公孙渊夺公孙恭位后,虽数次摆脱曹魏政权的控制,并企图通过联吴抗魏之策,但始终仰服曹魏。总之,公孙度及其子康、恭,虽然割据一方,但都对曹魏保持着隶属关系。这就使曹操暂不东进,甚至为其屏障,这是公孙氏政权能够长期存在,暂安于辽东的一个重要客观原因。至末世公孙渊,虽亦佯服曹魏,但公孙渊时刻防备曹魏将其吞并,又对魏使者口出恶言,进行攻击,引起魏国不满。魏景初二年(238),魏明帝遣师4万,征伐辽东,攻占襄平城,存在50年的公孙氏政权覆亡。这从反面说明,如果公孙氏政权处理不好曹魏的关系,曹魏兴问罪之师,公孙氏政权就会不复存在了。

    较好地处理了同东北各少数民族的关系 

    公孙度在东北南部所控制的地区,北部和东部与鲜卑、夫余和高句丽接壤,西部与三郡乌桓为邻。公孙氏政权的执政者,能否正确地解决与这些少数民族的关系,直接关系到公孙氏政权周边形势是否安定的问题,当然也会关系到公孙氏政权存在与否的问题。公孙度和公孙康审时度势,针对对方的不同情况,采取相应的措施,予以解决。公孙度政权建立的初期,三郡乌桓乘中原战乱之机,曾多次侵扰过边境,掠夺财物,杀戮边民。乌桓的骚扰,对刚刚建立起来的公孙氏政权,从西部构成了威胁。辽东郡东部的高句丽,自东汉以来与中原政权之间的关系时好时坏。高句丽伯固为王时,又经常侵扰辽东,这从东部构成了对公孙氏政权的威胁。公孙度为了消除东西峡谷面夹击的危险局面,于是出兵东伐高句丽,西击乌桓。此后,公孙度多采取安抚与和亲的政策,同周围各少数民族关系日趋友善。如公孙度与高句丽王伯固关系尚好,伯固曾派遣大加优居、主薄然人等,率高句丽军队“助度击富山贼”。夫余位于辽东郡的北部,本属玄菟。当公孙度势力强盛时,夫余王尉仇台请求归属辽东,双方关系较为密切。夫余地处高句丽和鲜卑之间,公孙度为使夫余归服自己,遂以本家女子与夫余王和亲,进一步密切了双方的关系,从而使逐渐强盛的高句丽与鲜卑难以联成一气攻击公孙氏政权,这样,公孙氏政权就获得了一个和平的周边环境。东汉建安中期,公孙氏政权与高句丽的关系有些逆转,公孙康则当机立断,“出军击之,破其国,焚烧邑落”(《三国志》卷30,“魏书·高句丽传”)。同时,公孙康“分屯有县以南荒地为带方郡,遣公孙模,张敞等收集遗民”(《资治通鉴》卷72)。带方郡的管辖范围大致在朝鲜黄海道的中、西部,基本上恢复了汉武帝所设的四郡。这就促进了这个地区的发展,并开辟了经过朝鲜半岛南端三韩(马、弁、辰韩)通往倭国(日本)的交通线,从而密切了古代中日关系。至此,出现了公孙氏“擅据辽东,东夷九种皆股事焉”的局面。

    由于公孙氏政权推行了上述内外政策,辽东地区经济发展,社会稳定,周边安定,曹魏暂时未有东进征讨。这就使公孙氏政权能够“雄张海东”,维系了半个世纪之久的统治。

    囿于作者水平,本草文疏漏、舛错之处在所难免,所论未必尽当,实为习作,只是一块引玉之砖而已,切望见者不吝教正。

                                                       摘自《今古辽阳》2009-1
 
 
版权所有:辽阳市档案局(馆) 技术支持:华联网络 E-mail:lydaw@lydaw.gov.cn
地址:辽阳市青年大街35-2号
备案号:辽ICP备05014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