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 走进古城 您的位置: 走进古城 > 衍水风情 > 民族风情
辽阳的女真人 

    辽阳之有女真人最迟应该始于辽代,这可以从许多历史事件和相关记载中得到说明。

    公元926年(辽天显元年),辽太祖耶律阿保机攻渤海,拔忽汗城(今黑龙江省宁安县西南的东京城),俘其王大諲譔,“改渤海国为东丹(东契丹之意),忽汗城为天福。册皇太子倍(即耶律倍)为人皇王以主之。”太宗耶律德光继位以后,以辽阳为东丹的都城,修建宫城。“宫城在东北隅,高三丈,具敌楼,南为三门,壮以楼观,四隅有角楼,相去各二里。”金毓黻先生以为现在的观音寺便是东丹的宫城,“居人称其地为金银库,此恐为辽代故名之遗传至今者,辽志云:‘高三丈,具敌楼’亦其徵也”,此说应该是可信的。在这里应该说明,女真人在不同时期有不同的名称。秦时称肃慎,两汉时称挹娄,南北朝时称勿吉,隋唐时称靺鞨。其中粟末靺鞨的首领大祚荣,在武则天圣历元年(698)于忽汗河(牡丹江)流域建立“震国”,自称“震国王”。开元元年(713),唐玄宗授大祚荣为忽汗州都督,并册封为左骁卫大将军、渤海郡王。于是,大祚荣“去靺鞨号,专称渤海”。五代时,契丹人称黑水靺鞨为女真,直至元末相沿未改。但《辽史》都称女直,据说是避辽兴宗耶律宗真讳。辽时,女真人大量移居辽阳,记载很多。如“阿保机虑女真为患,乃诱其强宗大姓数千户,移置辽阳之南,以分其势,使不得相通,迁入辽阳著籍者名曰合苏款(亦名曷苏馆),所谓熟女真者是也。”又天显二年(927),耶律羽之上表太宗(这时阿保机已死,但继续用天显年号未改),主张迁东丹民于梁水。他说“梁水之地乃其故乡,地衍土沃,有木铁盐鱼之利。乘其微弱,徙还其民,万世长策也。彼得故乡,又获木铁盐鱼之饶,必安居乐业。然后选徒以翼吾左,突厥、党项、室韦夹辅吾右,可以坐制南邦,混一天下,成圣祖未集之功,贻后世无疆之福。”太宗“嘉纳之。是岁,诏徙东丹国民于梁水,时称其善。”梁水就是太子河,一名大梁水,又称东梁河。辽阳当时的范围是很大的,据记载:“天显十三年(938),改南京为东京,府曰辽阳。户四万六百四。辖州、府、军、城八十七。统县九:辽阳县、仙乡县、鹤野县、析木县、紫蒙县、兴辽县、肃慎县、归仁县、顺化县。”尤其肃慎县,特别标明“以渤海户置”。实际上,早在太祖灭渤海之前辽阳就已经有了女真人。太祖“神册四年(919),葺辽阳故城,以渤海、汉人户建东平郡(即辽阳故城),为防御州。天显三年(928),迁东丹国民居之”。此后“迁东丹民以实东平”的记载,在《辽史》中不时可以查到。

    总之,当时辽阳城内、辽阳周围、辽阳以南的广大地区居住着大量的女真人。金毓黻先生说:“东丹国之南迁,实即渤海遗民之大转徙也,而渤海之州县,同时亦随以俱徙”,也就是说不仅人迁来,州县之名也随着迁来。如东平府是唐代渤海所置,领有伊、蒙、沱、黑、比五州,故城在今黑龙江省宁安、依兰之间。这次随着渤海人之大量迁来,东平府的名字也随着迁来,这就是辽阳一度称为东平的由来。

    金代统治时期,据《松漠纪闻》撰者洪皓估计,辽东有渤海人“五千余户”,实际可能不止此数,因为阿保机时期一次就迁来“强宗大姓数千户”,何况后来还在不断的迁徙,所以远远超过此数。阿骨打在与辽交战过程中,非常注意招抚渤海人。他说:“女直、渤海本同一家,我兴师伐罪,不滥及无辜也。”11天辅三年(1119),他下诏咸州路都统司曰:“兵兴以前,曷苏馆、回怕里与系辽籍、不系辽籍女直户民,有犯罪流窜边境或亡入于辽者,本皆吾民,远在异境,朕甚悯之。今既议和,当行理索。可明谕诸路千户、谋克,遍与询访其官称、名氏、地里,具录以上。”12很明显,目的在于笼络,所以在金建国过程中各地渤海人起了很大的作用。建国后,渤海人,特别是渤海大族以今辽阳为中心,分布在今北起开原,南到熊岳一带。他们积极从事政治活动,是一股很大的潜在的政治力量。金时辽阳渤海大族就有大(大白大、大怀贞、大晦)、高(高桢、高衎、高德基)、张(张浩、张汝霖、张玄素)、李(李石、李献可)诸姓。这些大族世代为官,有的辽时为官,金时仍为官,有的甚至与金皇室有着姻亲关系。1161年10月,完颜雍所以能在东京拥兵称帝,开启金世宗的一代帝业,如果没有辽阳渤海大族的支持,特别是没有其舅父李石的推动和策划也许是不太可能的。可见,辽阳渤海大族的政治势力是不可低估的。

    蒙元时期,蒙古贵族从女真人手中夺取了对东北的统治权,自然要引起女真人,包括渤海人的反抗。但都无济于事,先后还是臣服于蒙古贵族的统治。这时的女真人、渤海人可能是最分散的时期,因为金政权统治过大半个中国,必然要派女真人、渤海人到各地去实施统治,因官寓家,包括军队的流动,分散是难免的。元时女真人、渤海人与北方汉人、契丹人、高丽人一样,统称汉人,属于第三等人,是被压迫者。元顺帝时期,民族矛盾和阶级矛盾十分尖锐,全国各地不断爆发反元起义。在北方有女真人、渤海人的起义,特别是辽阳行省水达达路的吾者野人起义声势浩大,沉重地打击了蒙元贵族的统治13。这些起义在辽阳也得到了响应,但规模不大,最后都以失败而告终。至正八年(1348)三月,“辽东锁火奴反,诈称大金子孙”。同月,“辽阳兀颜拨鲁欢妄称大金子孙,受玉帝符文,作乱”。同年四月,“辽阳董哈剌作乱”14。这些女真人以“大金子孙”相号召,得不到汉人的支持,因为汉人对金的统治就非常不满,所以必然陷于孤立,很快被分别“讨擒之”。尽管如此,说明辽阳依然是女真人、渤海人在辽东进行政治活动的中心。

    明代是女真人、渤海人大量移居辽东、特别是移居辽阳的时期。洪武定都南京,当时有不少女真人要求迁居京师,由于天气炎热女真人不习惯,所以便在辽东安置。成祖迁都北京,要求迁居京师的女真人骤增,直至人满为患,于是便在辽东的辽阳、开原安置。辽阳设有“都司”,是明统治辽东的中心。早在洪武十九年(1386),为了安置“高丽、女真来归军民”15,朱元璋特命于辽阳设置东宁卫,专门收容他们。东宁卫在辽阳老城北16,是女真人迁入居住较多的一个卫,下辖左、右、前、后及中、中左六个千户所。除东宁卫外,还有自在州也收容女真人。成祖永乐六年(1408)四月,设立自在州、安乐州,均在开原县内(即今开原县北老城镇)。自在州在正统八年(1443)由开原迁至辽阳,衙门设在辽阳北城内。同时,定辽各卫也先后安插不少女真人。正统、景泰年间,女真人要求内附的人越来越多,有记载说:“野人女直,各种夷虏之人,俱附辽东地方,近来相率投降者众,朝廷许其自新,推以旷荡之恩,宥其反侧之罪,授以官职,嘉以赏劳,辽东总兵等官,就于自在州并东宁等处城堡安插者,动以千数。”17还有记载说:明廷“待东宁卫人特厚,有军役人月给银五钱,粮二十斗,家有十人而一人从军,则余皆无役”18。除此之外,还“在辽阳自在州建学宫”19,也就是建立学校,发展民族文化。许多女真人首领被委以官职,“每年安乐、自在二州寄住挞官俸粮,岁月浩大”20。说明为了安置女真人,明廷不惜工本,目的在于羁縻,以便求得安宁。由于女真人的大量迁入,改变了辽东地区的人口构成。到了明朝中叶,辽东地区汉族与女真等族的比例,可能是“华人十七,高丽土著、归服女直、野人十三”21,也就是7与3之比。从总体上看,这个估计应该是接近实际的,但辽阳也许会超过这个比例。

    从辽到明,渤海人、女真人,还有朝鲜人,陆续地、大量地迁入辽东地区,出现了长期民族杂居的局面,渤海人、女真人接受了汉族的先进文化,加速了民族融合与封建化的过程。我们知道,到了17世纪初期,建州女真崛起,努尔哈赤统一了女真各部,建立了大金政权,与明朝争夺辽东,乃至整个东北。也就是在这个时期里,以建州女真为核心,包括汉人、蒙古人、朝鲜人,经过长期的融合,逐渐形成一个新的民族共同体。这个新的民族共同体,直到皇太极天聪九年(1635),废除了女真的旧号,正式确定族名为“满洲”,简称满族。努尔哈赤进入辽、沈地区之后,满族自然也就进入了辽、沈地区,尤其是辽阳作为都城的四年(1621—1625),有大量的满族移居辽阳,可以说是满族人最多的时期。后来,由于沈阳成为都城,特别是“从龙入关”,辽阳的满族人大量减少,沧海桑田,体现了历史的变迁。现在,辽阳的满族人口总数约为11万余人,散居在城乡各地,其中近一半分布在辽阳县,主要集中居住在吉洞峪、甜水两个满族自治乡。

    最后,有必要指出本文虽然讲的是女真人,实际在于说明辽阳满族的由来。

注释
①《辽史•太祖下》。
②《辽史•地理志二》。
③金毓黻:《东北通史》,五十年代出版社1949年版,第327页。
④《新唐书》,卷219。
⑤徐梦莘:《三朝北盟会编》,卷3。
⑥《辽史•耶律羽之传》。
⑦《辽史•地理志二•东京道》。
⑧《辽史•地理志二•东京道》。
⑨《辽史•太宗上》。
⑩金毓黻:《东北通史》,第317页。
(11)《金史•太祖》。
(12)《金史•太祖》。
(13)《元史•顺帝纪》,有许多有关吾者野人起义的记载,可参看。
(14)均见《元史•顺帝纪》。
(15)《明太祖实录》,卷178。
(16)《辽东志》卷1,见“辽东都司治卫山川地理图”。
(17)严从简:《殊域周咨录》,卷24。
(18)《李朝成宗实录》,卷294。
(19)《明神宗实录》,卷441。
(20)《明太宗实录》,卷107。
(21)《辽东志•地理志》,卷1。
 
摘自《今古辽阳》2010-1
 
 
版权所有:辽阳市档案信息局(馆) 技术支持:华联网络 E-mail:lydaw@lydaw.gov.cn
地址:辽阳市青年大街35-2号
备案号:辽ICP备05014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