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 走进古城 您的位置: 走进古城 > 衍水风情 > 风物传说
东京城和东京陵 
    东京城是清太祖努尔哈赤定都辽阳时所建的都城。当初老罕王为什么选在此处建都呢?说来话长。听老人讲,老罕王最讲天意,就连他的年号,也是从这“天命”而定。当初他从长白山下一个小部落背着他父母的骨头,打算找一个风水好的地穴埋葬,却一直没有着落。这一天他刚出新宾街,走了几十里路,就觉得又困又累,很想找一个地方休息。但当时有个讲究,盛遗骨的火匣子不能放到地上,打尖住店,要事先把火匣子放到庙台寄存,说是死人到庙上才是住店。所以老罕王为难了——到那里找庙呢?忽然看见一棵老槐树,这老槐树离地半人高处长了三个枝杈。他就背着火匣子就着树杈,靠着树干歇了一会儿。谁知这一觉睡到了天亮,起身发现火匣子已经长在树杈上了,怎么也背不动。他想:这是天意,老人看中了这个地方,就把他们安葬这个地方吧,于是他就在新宾这个地方安家落户,建立了大清国的最早根据地。
    后来随着老罕王的势力越来越大,一举夺下了东北首府辽阳。把李成梁总兵府又修了一道外城,做暂时的皇城。天命六年春,老罕王领着贝勒和几个大臣去东山打猎回来,走到东京城这个地方,忽然,从草丛里飞出一只非常美丽的锦鸡,在老罕王头上,左三转右三圈,之后就落到土岗上,伸着脖子唱起了歌。老罕王若有所思,便回头问群臣:“这鸡唱的是什么意思?”一个大臣上前跪察:“乃是王者兴也!”老罕王正中下怀,就领着群臣贝勒,来到锦鸡飞出处,见一个木匣,上边浮了一层尘土,还有鸡爪印,打开木匣一看,里边是一张八角宫殿和外城全图。老罕王瓮声瓮气说:“这是天意,不能逆天行事,就在这里建都城。”于是天命六年夏,老罕王传下圣旨,招集天下能工巧匠,择日动工建筑东京城。
    皇榜一出,老付头犯了愁。他和儿子都是远近闻名的木匠,此次自然在被邀之列,可巧儿子刚办完婚事,小两口情投意合难舍难分,但皇命难违,父子俩只得收拾行李去了新城。留下新媳妇一个人在家,每天形单影只,三间房静得掉根针也能听见。
单表付家父子二人,赶到工地一看,人山人海,刨土扬尘。老罕王手下主管工程的总头目,亲自在现场指挥。他俩被安排担负建筑皇宫的特殊活计,雕梁画栋,都是由他们爷俩领着这些木匠、画匠,早晚忙个不停,饿了吃点干粮,渴了喝碗凉水,困了就靠在桌旁打个盹儿再干。心中挂念家中,和监工请了多少次假,都被挡了回来。连累带上火,满眼长红丝,人也瘦的不象样子。转眼次年春天,工程已近收尾。
    板石的城墙上层是青砖的丈八花墙,起玄的城门,黄琉璃瓦的城楼,显得十分威武,富丽堂皇。朱漆的宫门,条石的台阶,庄严的宫殿,加上八角宫廷的陪衬,真是金壁辉煌。这一天老罕王亲临现场视察。东京卫的官兵,五步一岗,十步一哨,沿路警戒。老罕王下马看到东京城快建完了,龙颜大悦。就在这时,忽见辽阳那个方向绑来一个阔公子,老罕王虎目圆睁,龙眉倒立:“下边什么人?”只见一位武官上前,跪趴半步:“启禀我主,此人是夜巡队胡乐章之子,仗势欺人,将前来京城给付木匠父子送夏衣的小女,在太子河东岸强行污辱,被我巡逻拿到。”老罕王一听胡子都气得乱抖,大手一扬:“岂有此理!这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如此猖狂,让民女上来说话。”那位武官说:“禀皇上,民女不从,已被害死。”老罕王把手一挥:“推出斩了。”那个胡公子顿时叩头如叨米,发抖如筛糠。说时迟,那时快,两个卫兵架起他拖到柳树趟里,一刀砍下一颗人头。
    天命七年五月,东京城全部竣工,老罕王在这里登基坐上了九龙石墩,起名叫东京城。庆功会上,第一件事,封付家小媳妇为贞节女。付家父子为工部侍郎,吃大清奉禄。并给小木匠重新成家。而小木匠对前妻日夜思念,誓不再娶。年后的五月清晨,东京城里大雾弥漫,一连三天,只见半空中有一俊俏女子,正是付家小媳妇,同付家小木匠见了一面。三天后,云消雾散。
 努尔哈赤登基后,暂且安定下来。此时想起为他打江山战死的弟弟和儿子,还没有安葬,就在天命九年四月,命其弟铎弼在东京城积庆山上,修建东京陵。
    东京陵占用了整个积庆山,是座规模较大的陵园。从山下到山上,有四处陵院。其中以山上的庄亲王舒尔哈齐陵为主。庄亲王是努尔哈赤同母所生,排行老三,于1611年战死在沙场,是大清朝的开国元勋。初封达尔汗巴图鲁,顺治十年追封为庄亲王。他的陵园是朱红的山门。壮丽的碑亭和青砖缭墙,看上去显得壮严肃穆。墓前的碑亭,是光绪年间,由钦差派山西后补同知文光监工所立。并有顺治十一年敕建汉白玉《庄达尔汗巴图鲁亲王》,用满汉两种文撰刻。精雕细琢,字迹清晰。
    在庄亲王墓右方,行百余步。青砖缭墙里,有两个陵墓。左边是多罗硕色贝勒雅尔哈齐,右侧是刚果笃义贝勒巴雅拉。这两位贝勒是显祖继妃纳喇氏所生,排行为四弟和五弟,均立过汗马功劳。天命年号初离开了人间。
    在积庆山东角,还有一处陵园,丰碑屹立,缭墙雅肃,在这里埋葬的是努尔哈赤二弟穆尔哈齐,以功封清巴图鲁,死后追封为勇士贝勒。穆尔哈齐墓的右侧是他的儿子辅国公达尔察墓。墓前的碑亭,是康熙十年四月所立。
    努尔哈赤对他胞弟、遮弟、幼弟、从弟,这些诸王贝勒论功追封,功绩载入史册及其丰碑。偏偏对他的大儿子褚英,强建陵园,却无丰碑。难道褚英为大清打天下没立战功吗?当然不是,褚英打仗最勇敢,他比皇太极还要足智多谋。在清军挥戈南下诸战中,立过赫赫战功。本该为他树碑立传。而褚英却在攻打辽阳一战中,只求急攻,没施展出策略,贻误了军机,造成清军很大伤亡。使清太祖大为恼火,推出斩首稳定军心。所以也就不屑为他树碑立传了。
    东京陵是清初皇室贝勒陵墓群,是一座颇有历史价值的清朝诸王陵园。从历史研究角度看,新宾的永陵、辽阳的东京陵和沈阳的东陵、北陵,称得起大清关东三陵。
 
 
 
版权所有:辽阳市档案信息局(馆) 技术支持:华联网络 E-mail:lydaw@lydaw.gov.cn
地址:辽阳市青年大街35-2号
备案号:辽ICP备05014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