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 走进古城 您的位置: 走进古城 > 襄平史话 > 人物春秋
清代诗人刘文麟及其组诗《感事》八首 
    刘文麟(1815-1867),字仁甫,号仙樵,清仁宗嘉庆二十年出生于辽阳城东沙浒屯。其父刘名震,嘉庆六年(1801)辛酉科拔贡,官至四川龙安知府。刘文麟11岁时随父入蜀,20岁时回到故乡。道光十七年(1837)23岁时,参加丁酉顺天乡试中举人,次年联捷成进士,被分发至广东,以知县用,少年成名,一时传为辽阳文坛佳话。
    道光十九年(1839),刘文麟来到广州。当时,正逢林则徐以钦差大臣身份来到广东查禁鸦片,刚刚走上仕途的刘文麟积极投身到了这一揭开中国近代史开端的重大事件当中,并深得“林公”器重。道光二十年夏至二十二年(1840至1842),作者先后任广东平远兼署长乐知县、海南岛文昌知县,亲身经历了第一次鸦片战争的全过程。道光二十二年(1842),其父病逝,刘文麟按制丁忧离职,而期满后却迟迟得不到补官,直至道光三十年(1850)初,才被补为河南沈丘县令,然到职未及百日,即因揭发前任积年库亏,得罪了上司,被借故参劾,降职为县丞。在申诉无门之后,刘文麟愤而辞官,归乡奉母。咸丰六年(1856)受王晓坪之邀主讲盛京萃升书院,至同治元年(1862)王晓坪去世,“遂撤讲席”,回到家乡,闭门不出,以诗酒为伴。同治六年(1867)二月,因患肺病,英年早逝,年五十三岁。刘文麟去世后,其诗友马琈林搜其遗诗近千首,编为十二卷、补遗一卷,名曰《刘仙樵诗抄》并刊刻行世。
    刘文麟在求学和求仕的十余年期间,曾数度往返于辽阳与四川、广东、北京、河南之间,饱吸天地之精华并发之于笔端,故其诗中多有描绘祖国雄奇瑰丽大好河山的佳作;又因其仕途舛,故其诗中亦不乏壮志难酬,心情愤懑的呐喊;而最能代表其诗歌思想性和艺术性水平的篇章,即是道光二十一年(1841)秋冬之际,作者时任广东平远兼署长乐知县时,在亲历亲闻了中国近代史上最重要的历史事件——中英鸦片战争后,所作的组诗《感事》八首。
    当时战争尚未结束,而作者却以其远见卓识,透视了这场战争的方方面面:坚持禁鸦片、反侵略的正确主张;拥护以林则徐为代表的爱国反帝的政治路线;歌颂了三元里人民自发抗英卫国的壮举;揭露了琦善、奕山等军政大员畏敌、媚敌、祸国殃民的丑恶行径;对饱受战乱的人民深表同情。其高度的概括力、高超的艺术表现力,使得这一组诗不仅成为全集中的翘楚,同时也是中国近代文学史上罕见的佳作。
    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辽阳刘文麟,同时也更是为了还其诗篇在中国近代文学史上所应有的地位,近一年多以来,笔者不揣浅陋,着力对其诗集《刘仙樵诗抄》加以校注,以便日后公开出版发行。现先将《感事》八首注释如下,读者。
 
毒播蛮烟遍海圻,刑章深意在防微
贪功讵料开边衅,决策谁能振国威
险要屯兵仍不守,凶顽附寇竟如归
包容自是从前误,革弊除奸计岂非
 
注释:
①“毒播”、“刑章”二句:蛮烟,指鸦片,当时英国在印度大量种植鸦片,卖给中国,故称蛮烟。蛮是古代对边疆和境外民族的泛称。圻(音qí),边界。海圻,海边。这句是说鸦片毒品已经远播到沿海各地。刑章,法令、法律。防微,成语“防微杜渐”的略称。指防止危害于初起未延之时。胡安国《春秋传·文公九年》:“故至而特书,以示防微杜渐之意,其为世虑深矣。”按:早在清嘉靖元年(1796),朝廷以鸦片输入渐多,白银外流,影响国计民生,且毒害人民,下诏禁止鸦片进口。道光十八年(1938)后,更多次诏令,严禁鸦片。作者认为这些法令都是很有深谋远虑、防微杜渐,非常正确的。
②“贪功”、“决策”二句:贪功,指追求事功。此处指禁烟力求见功效。讵(音jù),岂、何。讵料,哪能料到。边衅,本指边境纠纷,此指英国殖民主义者的武装侵略。全句是说,禁止鸦片的行动,追求早见成效,大见功效,谁能料想英国殖民者以此为借口大肆进行武装侵略呢?决策,是朝廷的事,皇帝和大臣们负有决策之责,但他们当时因闭关锁国对外国情况不明,有时盲目自大,有时畏敌如虎,所以时战时和,决策屡屡失误,从而丧权辱国,国威尽失。
③“险要”、“凶顽”二句:林则徐、邓廷桢等曾在虎门等险要之地屯兵备守,但琦善取代林、邓到广州后,竟然主动撤防,裁撤兵备,导致失守。“凶顽”指汉奸,其中最著名的是鲍鹏,广东中山人,自幼学习英语,常年充当英美鸦片商人颠地等的买办。道光十九年(1839)被林则徐通缉,潜逃山东潍县。次年经山东巡抚托浑布引荐,任琦善的通事(翻译),随之广州。琦善对英交涉,一切与之商办。他则甘当汉奸,将广东海防及内地情形泄露给英国。琦善私订《穿鼻草约》被捕送京后,鲍于道光二十一年充军伊犁为奴。
④“包容”、“革弊”二句:包容,此指清廷长期以来对鸦片传播的制止不力,对一些禁毒措施的贯彻不力和对一些达官贵人带头吸食鸦片者惩处不力等等。革弊除奸,指林则徐等对禁烟所采取的革除弊端、清除奸人的措施。这些措施并没有错。
 
烽燧连年照海红,貔貅万队拥元戎。
杀人最痛师无律,夺地徒闻贼有功
民屋颓残千炬火,夷船来往一帆风。
珠江多少繁华梦,回首同归浩劫中
 
注释:
①“烽燧”以下四句:烽燧,即烽、火。古代边防报警的两种信号。《后汉书·光武帝纪下》:“修烽燧”。李贤注:“前书音义曰:边防警急,作高土台,台上作桔皋,桔皋头有兜零,以薪草置其中。常低之,有寇即燃火,举之以相告,曰烽。又多积薪,寇至即燔之,望其烟,曰燧。昼则燔燧,夜乃举烽。”桔皋,可以牵引上下的木制机械。兜零,笼子。此处指鸦片战争的烽火已经连续两年在沿海地区进行,照得海水都红了。貔貅(音pí、xiū),传说中的猛兽,代指军队。元戎,军队的主将。这句是说奕山于1841年1月被道光帝任命为靖逆将军,带着17000多人的军队开赴广东对英作战。但是这支官军(即“师”)纪律败坏,滥杀无辜,战斗力极差,致使英国侵略军(即“贼”)攻城掠地,屡屡得手。
②“民屋”以下四句:民众的房屋在战争中被烧毁了。“千炬火”极言其多。夷船,指英舰。一帆风,指畅行无阻,气焰嚣张。珠江,指广州。广州沿珠江一带原来是很繁华的,但是经过这场浩劫(大灾难),回顾以往好像变成了梦境。
 
为鹅为鹳费安排,甘委生灵作劫灰
防海金台非我据,横江铁锁是谁开
狂澜未挽戎兴祸,滋蔓难除将乏才
至竟荷兰恭顺否,捷书虚报事堪哀
 
注释:
①“为鹅”、“甘委”二句:鹅、鹳,古代战阵的名称。《左传·昭公二十一年》:“郑翔愿为鹳,其御愿为鹅”。〈注〉鹳、鹅皆阵名。这句是说奕山统帅指挥军队全无章法。甘,甘心;委,委弃。生灵,即生民、百姓。毛颖《毛诗正义序》:“有益于生灵”。劫灰,佛教所谓劫火之余灰,后指兵火所留下的遗迹。《高僧传·竺法兰》:“昔汉武穿昆明池底,得黑灰,以问东方朔,朔曰不知,可问西域人。后兰既至,众人追以问之,兰云:世界终尽,劫火洞烧,此灰是也。”这句是说:奕山的军队指挥无方,作战不力,甘心把老百姓委弃于战火之中成为灰烬。史载,为了报功邀赏,奕山于5月21日,贸然发动了一次对英军的“夜袭”,结果到天明方知,原来“夜间所袭全是民船”。这次夜袭给英军造成进一步扩大战争的口实,敌人大举进攻,先后击毁清军舰船六十余只,接着,又炮轰广州城内,人民损失无算。
②“海防”、“横江”二句:防海金台,指广州沿海的炮台。鸦片战争前关天培任广东水师提督时,曾增修虎门、南山、横挡诸炮台,铸6000斤以上大炮40座。林则徐到广州后又加以扩大增修并积极陈兵备守,故鸦片战争初期,英军在广州屡屡受挫,不能得逞。1840年11月琦善到广州取代林则徐后,反其道而行之,尽撤江防,裁减水师,甚至不许炮台放炮。2月,英军趁机进攻,关天培壮烈殉国,炮台尽为英军占领。横江铁锁,林则徐在广东期间,积极备战,除修建炮台外,还“拉拦江木排铁链”以防烟贩横行。琦善到任后,一反林则徐的措施,将沿江、沿海的守备,一齐撤销。“是谁开”,指斥琦善畏敌媚敌,擅自裁撤江防海防的罪行。
③“狂澜”、“滋蔓”二句:狂澜,巨浪、大潮。韩愈《进学解》:“障百川而东之,洄狂澜于既倒。”比喻邪恶的势力和危险的局势。戎,古代指边疆少数民族,此处借指英国侵略者。这句说:琦善、奕山等人并没有如道光帝所期望的那样能够力挽狂澜,反而使英国侵略者的气焰更加猖狂。滋蔓,滋生蔓延,常指祸患的滋长扩大。《左传·隐公元年》:“无使滋蔓,蔓,难图也。”这句说:英国侵略者的祸害不仅没有清除,反而扩大,都是因为琦善、奕山这些身为大将的人,缺乏才能的缘故。
④“至竟”、“捷书”二句:至竟,犹言到底、毕竟。《后汉书·樊英传论》:“及征樊英、杨厚,朝廷若待神明,至竟无他异。”荷兰,即尼德兰,今荷兰王国。17世纪继西班牙之后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殖民国家,1626年起侵占台湾20多年,是中国最早接触的西方殖民主义国家之一。因此,在清代鸦片战争前后往往泛指英国等殖民主义者为荷兰。捷书,捷报。琦善、奕山、奕经等都曾谎报军情,欺骗道光帝。或以败报胜,或以小胜报大胜,并常奏报英人甚为恭顺,以迎合道光帝的虚荣心。这两句诗正是指斥和揭露这类事情的卑鄙与可悲。
 
褒诏频闻被宠荣,可怜哀乐不同情
黔垣赭瓦逃民屋,舞女歌儿大将营
报国那甘糜顶踵,全躯只解蔽聪明
庐山壑问填盈未,便尔仓皇议罢兵
 
注释:
①“褒诏”、“可怜”二句:褒诏,皇帝颁布的表彰令。频闻,经常听到。宠荣,皇帝赐给臣下的宠幸与荣耀。这句是说奕山等人经常受到皇帝的表彰奖励,承受着宠幸与荣耀。按:这也反应了道光帝的昏庸和容易受骗。下句是说比起受战乱之苦的民众,真是哀苦、欢乐不同情啊!
②“黔垣”、“舞女”二句:黔,黑色。垣,墙。赭,土红色。民众的房屋被焚烧,墙变成黑色,瓦变成土红色,百姓只好逃跑流亡在外,无以为家。但是,在奕山等大将的军营里仍在有舞女歌儿来供他享乐。
③“报国”、“全躯”二句:糜,烂。顶,头顶。踵,脚跟。糜顶踵,是成语“摩顶放踵”的活用。《孟子·尽心上》:“墨子兼爱,摩顶放踵,利天下为之。”后以比喻人们为了事业而不辞劳苦,勇敢献身的精神。这句说:为了报效国家而不辞劳苦,勇敢献身,他们(指琦善、奕山等)能甘心情愿的这样做么?全躯,保全身体。蔽,蒙蔽。聪明,耳听为聪,目视为明。蔽聪明,即蒙蔽视听,主要是为了欺骗皇帝。这句说:奕山等人为了保全自己的身躯姓命,只知道一味地蒙蔽皇帝。
④“庐山”、“便尔”二句:庐山壑,庐山的沟壑。此句用成语“欲壑难填”的意思加以强化,比喻英国殖民主义的欲望好似庐山的沟壑那样很难填满。仓皇,急急忙忙。议罢兵,议和停战。按:1841年5月27日,奕山在广州与英军战败乞合,订立《广州和约》。允缴赎城费600万元,清军退驻广州城外60里。道光帝讳败为胜,借口“准令通商”,批准了《广州和约》。作者对此持反对态度。事态的发展也证明,英国侵略者欲壑难填,并没有就此罢兵,不久即派璞鼎查来华,继续扩大侵华战争。
 
貂蝉几辈幸承恩,罚罪酬庸更莫论
攘劫不闻军令小,需求务给阃威尊
斧斨破缺歌狼跋,薏苡充盈误马援
欲辨忠魂何处认,漫天匝地阵云昏
 
注释:
①“貂蝉”、“罚罪”二句:貂蝉,古代王公显宦冠上之饰物,始于汉代武官。《后汉书·舆服志下》:“武冠,一曰武弁大冠,诸武官冠之。侍中、中常侍加黄金珰,附蝉为文,貂尾为饰,谓之‘赵惠文冠’。”晋·崔豹《古今注上·舆服》谓出于胡服,喻达官显贵。这里用以隐喻奕山十分恰当,他是皇侄、大将军。奕经、琦善也包括在内,故曰“几辈”。他们以皇室、满洲贵族、大官、武将的身份侥幸得到皇帝的恩宠与信任。罚罪酬庸,即有功则赏,有罪必罚。庸,功劳。《书·益稷》:“明庶以功,车服以庸”。奕山被撤后,虽一度被圈禁在专门关押宗室的宗人府候审。但不久即被释放,调往新疆“襄办军务”。后来,于咸丰年间又被任命为黑龙江将军,最终与沙俄签订了丧权辱国的《瑷珲条约》。这两句指斥了道光帝在用人方面,用亲不用贤,以及赏罚不明的错误做法。
②“攘劫”、“需求”二句:攘,侵夺。劫,抢劫。这句是说奕山等人所统军队军纪败坏、军令不行,对士兵抢劫民众财物等违纪犯法行为不闻不问。需求,指奕山等将领对生活享受的奢侈需求,务必有求必应,保证供给。阃(音kǔn),原指郭门、国门。此处代指在外作战的将军。《史记·张释之冯唐列传》:“臣闻上古王者之遣将也,跪而推毂,曰:‘阃以内者,寡人制之;阃以外者,将军制之。’”后因称军职为“阃外”。阃威尊,指这些将军们作威作福的姿态。
③“斧斨”、“薏苡”二句:斧斨(音qiāng),古代的兵器。斨,是装有方孔柄的斧子。《诗·豳风·破斧》:“既破我斧,又缺我斨。”此处隐喻坚持林则徐路线不幸牺牲的将领如广东水师提督关天培等人。狼跋,《诗·豳风》中的篇名。《诗序》说是周大夫赞美周公的诗。此句表达了作者对林则徐等人的崇敬之情,把林则徐比作周公,可谓仰慕之至。薏苡,即薏仁米,一种形似珍珠的谷物。成语“薏苡明珠”典出《后汉书·马援传》:“初,援在交趾,常饵薏苡实,用能轻身省欲,以胜瘴气。南方薏苡实大,援欲以为种,军还,载之一车.。及卒,后有上谮之者,以为前所载还,皆明珠文犀。”后因称蒙冤被谤者为“薏苡明珠之谤”。此句即用此意,以林则徐等比马援,为之辩诬。
④“欲辨”、“漫天”二句:忠魂,指已殉国的爱国将领如关天培等。匝地:绕地为匝。这两句是说:对于诬陷不实的罪名,牺牲了的烈士已经无处辩解了,现在奸佞当权,朝廷昏暗,漫天满地都是乌云。表达作者对当时国事政局的悲愤心情。
 
欲倒银河塞漏卮,五羊城上插旌旗
更难为继民财竭,纵得粗安国体亏。
元气凋伤宜急复,恶氛缭绕尚堪疑。
议和自古非长策,谁勗精诚达主知。
 
注释:
①“欲倒”、“五羊”二句:银河,晴夜所见环绕天空呈灰白色的光带,由大量恒星组成,也称天河。漏卮(音zhī),渗漏的酒器。《盐铁论·本议》:“川源不能实漏卮,山海不能赡溪壑”。后以喻权益外溢。五羊城,即广州城。1841年5月26日英军炮轰广州城,奕山急忙在城头竖起白旗,派广州知府余保纯向英军求和,27日双方签订《广州和约》,以600万两白银赎回广州城。这两句是说,英国等殖民主义者贪得无厌,即使倾倒天河,也满足不了他们的贪欲。如今五羊城上插上了白旗,国家的主权和尊严受到践踏。以下各句皆围绕此事而论,语意显豁,不再逐句注释。
②勗(音xù):勖的异体字,勉励。
 
幸得闾阎起壮夫,为王敌忾效前驱
呼声动地重围合,众志成城逆势孤
小队自能联壁指,巨酋旋见授头颅
问它壁上闲观者,手握军符自愧无
 
注释:
①“幸得”、“为王”二句:闾阎,泛指民间。《史记·苏秦传》太史公曰:“夫苏秦起闾阎,连六国从亲,此其智有过人者。”《汉书·诸侯五表》〈注〉:“闾,里门也,阎,里中门也。”为王前驱,为王(国)事挺身而出。敌忾,成语“同仇敌忾”的略语。《诗·秦风·无衣》:“王予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左传·文公四年》:“诸侯敌王所忾,而献其功。”后以“同仇敌忾”谓抱着共同仇恨,一致对敌。这两句说的是广州近郊三元里民众自发抗英的壮举。1841年5月27日,《广州和约》的订立激起广东人民的武装反抗,29日小股英军窜扰三元里,引起人们奋起反抗,30日英军派千余军队镇压,当地人民闻讯“不呼而至数万人”将英军分割包围,击杀英军少校毕霞,毙伤英军近五十名。次日附近各县人民也前来支援,英军只得派人威胁奕山,由奕山派广州知府余保纯前去为英军解围。三元里抗英斗争,是中国人民自发反抗外国殖民主义者侵略的第一场战斗。以下各句,均围绕此事展开。
②“呼声”、“众志”二句:描写民众抗英的气势,众志成城,众人一心,力量坚固如城。《国语·周语下》:“故谚曰‘众心成城,众口铄金’。”逆势孤,英国侵略军处境孤立。
③“小队”、“巨酋”二句:上句是说三元里抗英民众,组织有序,指挥有方,各小队之间互相联动,如臂使指。下句,巨酋,大头目,指英军少校毕霞被当场击杀。
④“问它”、“手握”二句:“它”即“他”。壁上闲观者,典出《史记·项羽本纪》:“楚军冠诸侯,诸侯军救巨鹿下十余壁,莫敢纵兵。及楚击秦,诸侯皆从壁上观。”后以坐观成败为“作壁上观”,壁,作营垒解。军符,是古代调动指挥军队的印信,掌握在军队主将手中。这两句是责问手握军权的奕山等人,在三元里民众自发抗英的战斗中,你们竟然袖手旁观,坐观成败,你们难道不感到羞愧吗?
 
扶危救困见良谋,城下为盟自古羞
鸿雁于飞思集定,豺狼无厌肆贪求
论功谁入名臣传,怀远难消旅客愁
终仗圣明天子福,干戈从此遂能休
 
注释:
①“扶危”、“城下”二句:扶危救困,扶助危急,救济困难。元曲《活拿萧天佑》一折:“你是那调和鼎鼐庙堂臣,扶危救困安邦器”。城下为盟,指在敌人兵临城下时,被迫订立的屈辱性盟约。《左传·桓公十二年》:“楚之伐绞……大败之,为城下之盟而还。”此后,人们都视城下之盟为耻辱。这二句说,对饱受战乱之苦的人民来说,扶助危急,救济困难当然是好主意,而在英国侵略军武力胁迫下签定的《广州和约》是国家的耻辱。
②“鸿雁”、“豺狼”二句:鸿雁于飞,比喻因战难而流亡的民众,思集定,盼望早日回家团聚安居。《诗·彤弓之什·鸿雁》:“鸿雁于飞,集于中泽。之子于垣,百堵皆作。虽则劬劳,其究安宅。”此句即用此意。豺狼,比喻英国侵略军,贪得无厌,肆意搜求。
③“论功”、“怀远”二句:当时鸦片战争尚未结束,而作者已想到有关人物的历史评价问题。其实,在以上几首诗里,作者已经对当时的主要当事者作出了自己的评价。怀远,安抚远方之人。《左传·僖公七年》:“招携以礼,怀远以德。”按,卷首本传中有“英夷造衅,邑近海,人凶惧,君倡士民出赀为守御计,人赖以安”的记载。此句当指作者时任县令时,所采取的怀远安民的措施。旅客愁,作者当时宦游万里,难免有思乡念亲之愁。
④“终仗”、“干戈”二句:当时战争仍在进行,结果如何尚未可知。只能表示自己的期望:但愿能靠皇帝的福气,战争从此结束罢。干,盾。戈,戟。干戈为古代常用兵器,故常用代指战争。
《<刘文麟诗抄>校注》选刊
 
 
版权所有:辽阳市档案信息局(馆) 技术支持:华联网络 E-mail:lydaw@lydaw.gov.cn
地址:辽阳市青年大街35-2号
备案号:辽ICP备05014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