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 走进古城 您的位置: 走进古城 > 襄平史话 > 旧事始末
两晋时期北方少数民族对辽阳的经略 

    在两晋一个半世纪的时间里,只有西晋初年有过短暂统一和社会安定,此后,中国一直处于分裂、争斗的状态。特别是永嘉之乱后,数百万匈奴、鲜卑、羌、氐、羯族民众纷纷南下,建立过大大小小三十多个割据政权。或与汉人,或相互间攻城略地,杀虐掳掠。常常是刀光血影,千里赤地;流民潮涌,饿殍遍野。这个时期,是中国历史上最痛苦、最黑暗的时期,但同时,它又是孕育强大统一帝国和促进民族融合的伟大的英雄时代。

    西晋时,辽阳为平州及东夷校尉治所,并且为辽东国的都城,东连高句丽,西接鲜卑诸部,为边陲重镇。不仅有治化之责,更有控御之任,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因而也就成为各族角逐的目标之一。

    一、晋廷对辽东的管理

    公元前57年,匈奴分裂为东、西两部。汉宣帝甘露二年(公元前52年),东部呼韩邪单于归汉,“匈奴呼韩邪单于款五原塞”⑵,称北藩,朝正朔。汉建武二十四年(公元48年),东部匈奴再分裂为南北两部,南匈奴请求保塞。而东汉政府为了加强对北方少数民族的控制,也为了补充兵源和劳动力,同意南匈奴内迁。匈奴败散之后,蒙古草原被鲜卑人占领。然而,鲜卑人也只维持了几十年的统一,便四分五裂。草原上的纷争局面使很多部落失去安全感,沿边少数民族出于对农业文明的向往以及各种交换的需要,加之气候得影响,出现了强烈的内附需求,纷纷逃入长城以内。这些部落不仅有匈奴和鲜卑,还有别的民族,诸如丁零,羯族,等等。到西晋时期,胡人已经遍布北方各地,关中地区尤其众多。当时人江统在其著名的《徙戎论》中惊呼,“关中之人百余万口,率其多少,戎狄居半。⑶”

    至西晋时,西自今青海、甘肃,东经宁夏、内蒙古、陕西、山西、河北以至辽宁,南到河南,都有少数族人与汉人错居杂处。其中鲜卑慕容部已占据辽河西部广大地区,而鲜卑段部势力也已进入辽西,北边的鲜卑宇文部也正在积极扩展实力。

    恢复平州建制 西晋之初,晋廷曾一度撤销了公孙氏的平州建制,把辽东地区纳入幽州地界,所有地方军政事务分隶于都督幽州诸军事和幽州刺史管辖。但由于西晋建国以来乌桓、鲜卑部众不断南下涌入幽州地界,时常对内地进行骚扰和掳掠,使幽州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另外,幽州北部边界线过长,与鲜卑各部接壤长达2000里,与高句丽接壤长达1000里,多数地段为原来平州地界。因此,为了加强对北部边塞的管辖,安抚和遏制北方少数民族,泰始十年(公元274年)三月,晋廷采纳了卫瓘“表立平州”的建议,决定“分幽州五郡置平州⑷。咸宁二年(公元276年)十月,正式“分昌黎、辽东、玄菟、带方、乐浪等郡国五,置平州”⑸。晋廷虽恢复了平州建制,但与公孙氏时的平州却有所不同,实际上是将公孙氏时平州所属的辽西郡划入幽州,而自辽东郡西部又划出一个昌黎郡。这样,平州五郡自西向东为昌黎、辽东、乐浪、玄菟、带方,从今辽宁西部至今朝鲜黄海道。平州刺史负责五郡三十县的民政事务,而平州以北少数民族的管理则另设东夷校尉负责,但一般情况下,平州刺史例兼护东夷校尉。

    辽东封国 晋初,辽东一度成为司马家族的封国。《晋书·武帝本纪》记载:“(咸宁三年)立齐王子蕤为辽东王”;“(太康)四年(公元283年)五月己亥,……徙辽东王蕤为东莱王。⑹”从以上记载可以看出,齐王司马攸之子司马蕤于咸宁三年至太康四年,即公元277年至283年为辽东王。这与咸宁二年(公元276年)十月晋廷恢复平州建制诏书中“郡国”提法恰好吻合,可以证明咸宁三年即为辽东国立国时间。辽东国位于辽东郡,治襄平。

    查《晋书·列传第八》,却有“蕤,字景回,出继辽东王定国,太康初,徙封东莱王”的记载。其“出继”一词,从表面上看显见司马蕤不是首任辽东王,是否司马定国先司马蕤前就任辽东王,就成为一个谜团。司马定国为文明王皇后所生,序齿在武帝司马炎与齐王司马攸之间。考《晋书·列传第八》“辽东悼惠王”:“辽东悼惠王定国,年三岁薨。咸宁初追加封谥,齐王攸以长子蕤为嗣,蕤薨,子遵立。”从“辽东悼惠王”封号可以看出,其封号为追授,况司马定国三岁而亡,不存在就任辽东王的可能,司马蕤“出继”辽东王的说法完全是出于礼制上和形式上的表述需要。而“子遵立”乃是袭封其父的东莱王,而非辽东王,司马蕤改封东莱后,辽东国即行撤废。至于辽东国的撤废,除了有利于加强北部边塞的军事和行政管理,与齐王司马攸的死也应当有一定的关系。司马攸为司马炎胞弟,由于司马师无嗣,司马昭将攸过继给司马师,以为世子。在司马昭生前,司马攸曾是与司马炎争夺晋王世子的对手,到司马炎晚年,又成为武帝将帝位传给太子的障碍。因而,司马攸遭到司马炎的猜忌。太康三年(282年)年底,司马炎调时任侍中、司空的司马攸至青州担任都督。在任命的诏书中称:“侍中、司空、齐王攸,明德清畅,忠允笃诚。以母弟之亲,受台辅之任,佐命立勋,劬劳王室,宜登显位,以称具瞻。其以为大司马、都督青州诸军事,侍中如故,假节。”“攸不悦,……愤怨发疾,……欧(呕)血而薨,时年三十六。⑺” “帝哭之恸”。侍臣却说:“齐王名过其实,而天下归之。今自薨陨,社稷之福也,陛下何哀之过!”“帝收泪而止。⑻”可见,司马炎虽为胞弟之死而痛心,但也一定为解除了皇位传承的障碍而窃喜。齐王在日,武帝司马炎顾及兄弟情面,没有采取撤藩的做法,齐王一旦过世,司马炎很快就做出了决定,撤销辽东国,改任性格强硬暴躁、不受喜爱的侄子司马蕤为东莱王。因此,晋初辽东国仅仅存在了六年时间。

    由治而乱 西晋初期,晋廷采取了减免徭役、劝课农桑、实行户调的政策,对社会经济的恢复起到了积极的作用,国力比较强盛。缘边少数民族大多能听命晋廷的控御和管理,民族间的交往有了正常发展,一时间出现了稳定平和的政治局势和社会秩序。对于局部地区出现的一些动乱,也都能够及时平息。

    公元290年,在多种矛盾交织下,“八王之乱”爆发。“八王之乱”初期,平州地区并没有爆发大规模的流民起义和军事对抗,因而中原地区民众大量涌入平州,以避灾难。但由于平州地方官员内部存在着尊崇晋皇室与依附都督幽州诸军事王浚两股势力,使平州内部逐渐产生裂隙,最终导致了战乱的发生。而此时慕容鲜卑迅速崛起,成为左右平州乃至北方地区的一股重要政治和军事势力,辽东地区的形势变得更加复杂化。

    王浚早存异志,处心积虑以图称雄。公元300年,浚秉承贾后旨意,勾结黄门孙虑,杀害了愍怀太子司马遹。因此,得“迁宁北将军、青州刺史,寻徙宁朔将军、持节、都督幽州诸军事。⑼”从此,王浚以幽州为根据地,“结好夷狄”,利用鲜卑段部的力量,试图获取更多的政治资本。晋惠帝太安二年(公元303年),赵王司马伦篡位后,由于王浚没有服从司马冏、司马颖的调遣,司马冏、司马颖在拥惠帝复位后,将王浚的心腹——幽州刺史石堪调离,改任和严演为刺史,并命和演伺机杀掉王浚。结果王浚反而杀掉和演,公然“自领幽州,大营器械,召务勿臣,率胡晋合两万人,进军讨(司马)颖⑽。结果,幽州军大胜,迎惠帝还洛阳。至此,王浚势力激增,并妄图趁机攫取帝位。

随着王浚势力的不断增长,平州内部两股力量的暗中较量也越来越激烈。忠于晋室的东夷校尉李臻对王浚的所作所为甚为不满,当和演别驾逃到襄平城劝其“举兵讨浚”时,李臻遂于晋怀帝永嘉三年(公元309年),遣其子李成率兵西进讨逆。结果却被同居于襄平城的王浚心腹、辽东太守庞本袭杀。由于李臻身为东夷校尉,与辽东各族交往较密切,威望较高,因而李臻死后,位于辽东近塞的鲜卑素喜连、木丸津等部,以为李臻复仇为名,“攻陷郡县,杀掠士民,屡败郡兵,连年为寇。⑾”辽东遂大乱。

    二、慕容氏的壮大与进军辽东

    鲜卑慕容部于魏初由鲜卑山(大兴安岭北段)入居辽西地区。魏明帝景初二年(公元238年),慕容部首领莫护跋因助司马懿征讨辽东太守公孙文懿有功,拜为率义王,建国于棘城(辽宁义县西)之北。到慕容涉归时,因保全柳城(今辽宁朝阳地区)之功,被西晋封为鲜卑单于,由棘城迁至汉族聚居的辽东北,于是更加速了慕容部汉化的进程。

    慕容涉归死后,其子慕容廆最终即位为鲜卑单于。慕容廆继位后,为了掠夺劳动力和财富,虽然经常受挫,每年却都侵扰辽西或辽东。晋武帝太康六年(公元285年),又东伐扶余国,掠虏万余人而归。在与西晋的冲突与交锋中,慕容廆明显出于劣势,于是廆被迫遣使,向西晋求和。晋武帝对此表示赞赏,封廆为鲜卑都督。

    太康十年(公元289年),慕容廆率部由辽东北迁往辽西的青山(辽宁义县东)。元康四年(公元294年),他又移居至所谓颛项之墟的大棘城。时正值中原板荡,于是廆乃招辑流民,教民农桑,法制与晋同。并接受汉族士人的建议,奉晋正朔,受晋封号,逐渐成为辽东地区一支强大的势力。

   “八王之乱”和刘渊起兵后,北方的一些少数民族多数卷入到内战之中。慕容廆则采取观望中立政策,积极积蓄力量。

    晋怀帝永嘉三年(公元309年),庞本仇杀李臻以及鲜卑素喜连、木丸津借口起兵,使得辽东百姓流离失所,人心思定。晋廷命封释为东夷校尉,“庞本复谋杀之。释子悛劝释伏兵请本,收斩之,悉诛其家。⑿”封释设计杀掉庞本后,辽东战乱并未停止,封释束手无策,已失去了对辽东乃至平州的控制能力。永嘉五年(公元311年),慕容廆接受其子慕容翰的建议,出兵征讨素喜连、木丸津,慕容翰掠夺民众三千余家,徙居于棘城,基本上统一了辽东。廆复立辽东郡后,又返回辽西,以示公心。从此时起,慕容鲜卑的势力已延伸至辽东地区,襄平城实际上已在慕容廆掌控之中。其时,东夷校尉封释已患重病,封释将其孙封奕托付给慕容廆。不久封释病死,封释之子冀州主簿封悛、幽州参军封抽也投奔了慕容廆,慕容廆乘为封释奔丧的机会收编了大量人才。

    此时王浚获封大司马,正在积极准备称帝,七月间,“浚布告天下,称受中诏承制”⒀,备置百官,大封心腹,遂命妻舅崔毖前往平州,为东夷校尉,平州至此完全落入了王浚手中。

    平定辽东后,慕容廆声望大增,成为幽州地区举足轻重的实力人物。建兴中,廆接受了晋愍帝的任命,为镇军将军,昌黎、辽东二国公。愍帝被俘后,晋元帝又遣使拜廆假节、散骑常侍、都督辽左杂夷流人诸军事、龙骧将军、大单于,昌黎公。建武元年(公元317)六月,与并州刺史刘琨、幽州刺史段匹磾等一百八十人上书司马睿劝进。司马睿称帝后,复遣谒者陶辽到廆处重申前一次任命,慕容廆接受敕封,但坚决推辞昌黎公的封爵。

    其实,慕容廆受命,并不表明他甘为晋臣,只是因他的势力尚未强大到建国称帝的程度而已。

    慕容廆所实行的清明政治,使他所控制的地区在二京倾覆、幽冀沦陷的情况下,成为中原流亡士庶的归宿之一。当时流寓士人见慕容廆草创大业,都怀有去就之心。他安抚流亡,刑狱修明,提倡儒学,举贤任能,在中原动乱之时,使汉文化在其统辖区内得以保存和发展;他为人恪守忠信,虚心纳谏,赢得了胡汉人民的支持和拥护,在辽左形成了初具规模的胡汉结合的地方政权。

    当时晋平州刺史、东夷校尉崔毖自认为出身名门望族,现在镇守辽东,流亡士人必然会投奔他,结果事与愿违。他猜疑是廆羁留了流亡士人,于是暗中游说高句丽、鲜卑宇文部及段部,企图借用三者的力量攻灭廆并分割其地。晋元帝太兴二年(公元319年),三国伐廆。结果被廆轻松挫败。慕容廆随即发兵讨伐崔毖。崔毖无力抵抗,只好丢弃家室,带领数十骑投奔高句丽。慕容廆收降崔毖部众,命其子慕容仁为征虏将军,镇守辽东。太兴三年(公元320年),晋元帝正式赐封慕容廆为安北将军、平州刺史。慕容部对辽东地区的统治最终得到了晋廷的认可。太兴四年(公元321年)十二月,晋元帝任命慕容廆为都督幽州、平州、东夷诸军事及车骑将军、平州牧,封为辽东公。慕容廆调慕容翰镇守辽东,慕容仁镇守平郭(今辽宁省熊岳县城东)。晋成帝咸和八年(公元333年)五月,慕容廆卒,子慕容皝嗣辽东郡公,摄行平州刺史职务。   

    慕容皝即位后,慕容仁据兵反叛,占据辽东。咸和九年(公元334年),慕容仁以司马翟楷领东夷校尉,前平州别驾庞鉴领辽东相。“自称平州刺史、辽东公⒁”。晋成帝咸康元年(公元335年)底,慕容皝讨伐慕容仁。十一月甲申(十五日),兵临襄平。“辽东人王岌密信请降。师进,入城,翟楷、庞鉴单骑走,居就(辽阳东南)、新昌(海城东北)等县皆降。⒂”慕容皝迁辽东豪门大姓于棘城,任命杜群为辽东相,安抚余留的民众。次年春,慕容皝“帅其弟军师将军评等自昌黎东,践冰而进,凡三百馀里⒃”轻兵赶赴平郭,平灭慕容仁,辽东内乱始平。咸康三年(公元337年),皝建立燕国,自称燕王,史称前燕。晋穆帝永和五年(公元349年),慕容俊即位,以其弟慕容垂为东夷校尉、平州刺史,镇守辽东地区,平州辖昌黎、辽东、乐浪、玄菟、辽西、带方六郡。这样,从公元319年起到370年前秦灭亡前燕为止,以襄平为中心的平州地区一直处于慕容鲜卑的统治之下。

    三、前秦对辽东的占领

    前秦是氐族建立起来的地方政权,氐族酋长苻洪,乘永嘉之乱起兵,晋永和六年(公元350年)自称“三秦王”,晋永和八年(公元352年),苻健称帝,是为前燕。前秦寿光二年(公元357年)六月,苻坚(338—385年)发动政变,以嫡嗣即位,去皇帝号,称大秦天王,改元永兴。

    氐族是一个接受汉族封建文明很深的民族,苻坚又是一位中国历史上堪称伟大的有雄才大略的君主,因而在苻坚嗣位后前秦政局日趋稳定、国力迅速增强。而与此同时,前秦周围少数民族政权相继走向没落,前秦东方的前燕盛极而衰、江河日下,由前秦重新统一中国北方的客观条件已经成熟了。建元六年(公元370年),秦燕之战爆发。

    此前,由于前燕权臣慕容评妒恨名将慕容垂,导致慕容垂出奔前秦,使前燕的力量进一步削弱,而前秦的力量有了提高。很快,苻坚大军兵临燕都邺城城下,城内顷刻土崩瓦解,前燕君臣见大势已去,争相逃命而走。燕主慕容暐逃到高阳,被苻坚派来的追兵抓获;慕容评势穷投奔高句丽,被高句丽绑缚押送给前秦军。而“辽东太守韩稠,先已降秦”⒄。邺城失陷以后,关东诸州郡及少数民族首领都悉数投降前秦,前燕就这样灭亡了。

    前秦灭燕之后,建元八年(咸安二年,即公元372年),苻坚再次征伐辽东,清除了前燕慕容桓的残余势力,“二月,苻坚伐慕容桓于辽东,灭之。⒅”完成了对东北的统一。随即,撤销平州建制,把东北纳入幽州管辖区域,任命郭庆为第一任都督幽州诸军事、幽州刺史,镇于蓟城。郭庆之后,梁谠、苻洛等人继任是职。建元十六年(公元380年)平灭苻洛叛乱后,为了避免镇将拥兵自重的情况再次发生,前秦遂“分幽州置平州,以石越为平州刺史,镇龙城。中书令梁谠为幽州刺史,镇蓟城。(19)”平州领有昌黎、辽东、乐浪、玄菟、带方、辽西六郡。幽、平二州在行政上分治,军事上仍归幽州统辖。平州治所迁到辽西龙城,襄平仍为辽东郡治所。从公元370年到年淝水之战后的公元385年,今辽阳地区置于前秦的统治之下。

    四、后燕占据辽东

    前燕灭亡后,大批慕容部部民被迁徙到长安。由于苻坚对亡国君臣采取了宽容并任用的方针,前燕的残余势力大量保存下来,并担任着许多重要的官职。

    淝水之战前,前秦统治已暗含危机,慕容绍、慕容楷皆曾劝说叔父慕容垂兴兵复燕。淝水之战后,慕容垂趁机举兵叛秦,于东晋太元九年(公元384年)春,自称大将军、大都督、燕王,建元燕元,史称后燕。慕容垂起兵后,前秦多次遣兵追剿,但由于前秦的军力已遭到重创,反而都被后燕军打败。公元386年,慕容垂自立为皇帝,定都中山,改年号为建兴。后燕对慕容鲜卑兴起的辽西、辽东非常重视,燕元二年,即慕容垂起兵的第二年,即遣带方王慕容佐镇守龙城(今辽宁朝阳)。但此时由于中国北方处于大范围战乱状态,位于东方的高句丽趁机西进,开拓疆土,“六月,高句丽寇辽东,(慕容)佐遣司马郝景将兵救之,为高句丽所败,高句丽遂陷辽东、玄菟。⒇”不久,慕容农奉命率军北上,在镇压了因饥饿而反叛的起义军后,乘胜攻击高句丽,收复了辽东和玄菟郡。

    随即,慕容垂任命慕容农为使持节,都督幽平二州、北狄诸军事,幽州牧,坐镇龙城。原来治于龙城的平州刺史、带方王慕容佐迁治于平郭,加强辽东地区的军事力量,以防止高句丽再度西进。“农于是创立法制,事从宽简,清刑狱,省赋役,劝课农桑,居民富赡,四方流民前后至者数万口。先是幽、冀流民多入高句丽,农以骠骑司马范阳庞渊为辽东太守,招抚之。(21)”这样,州治南移,而襄平仍作为辽东郡的治所。从公元385年起至404年,襄平地区置于后燕的管辖之内。

    五、高句丽据有辽东

    历史上,高句丽对中原王朝叛服无常,经常袭扰沿边的玄菟、辽东二郡。东汉末毋丘俭东征后,高句丽几亡国,不敢再寇辽东,并频频向魏、晋纳表称臣。西晋末年后,群雄蜂起,高句丽跃跃欲试,先后蚕食吞并了朝鲜半岛上平州的乐浪和带方二郡。正当此时,鲜卑慕容氏政权在辽西迅速崛起,到慕容廆时取得了统辖辽西、辽东、玄菟、乐浪、带方五郡的合法权力,与高句丽势力相接。《晋书·东夷·高句丽传》记载:“晋永嘉乱,鲜卑慕容廆据昌黎大棘城,元帝授平州刺史,句丽王乙弗利频寇辽东,廆不能制。” 慕容氏立国前后,与高句丽之间进行了多次战争,虽然随着慕容部的不断强大而逐渐占有上风,但却不能从根本上制服高句丽。即便如此,高句丽东进势头仍然受到了强有力的阻遏。

    慕容廆占据辽东后,势力大增,元帝太兴三年(公元320年),“高句丽寇辽东,慕容仁与战,大破之,自是不敢犯仁境。(22)”及慕容皝称燕王后,为进图中原,准备先一劳永逸地解决后方的高句丽问题。

    咸康八年(公元342年)十一月,慕容皝派兵讨伐高句丽,燕军一鼓作气,大败高句丽军,故国原王落荒而逃。燕军掳男、女五万余口,烧其宫室,毁丸都城而还。高句丽乃臣服。永和元年(公元345年)十月,“燕王皝使慕容恪攻高句丽,拔南苏,置戍而还。(23)”两次攻伐,使高句丽元气大伤。

    前秦代前燕后,由于前秦国力强大,高句丽始终臣服并保持守势。高句丽与前秦的关系,处于一种比较稳定的状态。

    长期以来,高句丽一直没有忘记向辽东的扩张。之所以采取防守的战略,是因为国力不强以及外部形势不利。到了东晋末年,高句丽第十九代广开土王时,中原地区的东晋政权已衰败不堪,早已失去了对周边地区的控制能力;各割据势力纷纷拥兵称雄;慕容氏的后燕政权也因内讧叠起,国势渐衰。

    广开土王首先把主要精力投入到征伐南部百济的战争中,仍对后燕政权采取臣服的政策。据《资治通鉴》记载,公元400年,“高句丽王安事燕礼慢;二月,丙申,燕王盛自将兵三万袭之,以骠骑大将国熙为前锋,拔新城、南苏二城,开境七百余里,徙五千余户而还。”当时,由于高句丽用兵百济,因而和后燕相比,后燕还占有一定的优势。

    此后,好太王开始增加在辽东的军事力量。东晋元兴元年(公元402年)五月,高句丽王安领军攻后燕平州刺史治所(平郭),杀百余人,燕平州刺史慕容归弃城而走。公元404年,好太王在顺利打败了百济以后,迅即把主要力量转移到了辽东。与慕容氏进行了殊死的争斗,终于攻占襄平城,将辽东地区据为已有。此后,燕王慕容熙两次出兵反击,力图夺回辽东地区,其中前一次功亏一篑。东晋义熙元年(公元405年)正月,“燕王熙伐高句丽。戊申,攻辽东。城且陷,熙命将士:‘毋得先登,俟铲平其城,朕与皇后乘辇而入。’由是城中得严备,卒不克而还。(24)”《晋书·载记第二十四》“慕容熙”记载:“会高句骊寇燕郡,杀略百余人。熙伐高句骊,以苻氏从,为冲车地道以攻辽东。熙曰:‘待刬平寇城,朕当与后乘辇而入,不听将士先登。’于是城内严备,攻之不能下。会大雨雪,士卒多死,乃引归。” 第二年正月,慕容熙再伐高句丽。“燕王熙至陉北,畏契丹之众,欲还,苻后不听,戊申,遂弃辎重,轻兵袭高句

。…… 燕军行三千余里,士马疲冻,死者属路,攻高句丽木底城(辽宁新宾西),不克而还。(25)”辽东自此牢牢地掌握在高句丽手中。从高句丽太祖王首次进攻辽东,到好太王最后占据辽东,整整经历了300年,此间,经过了大小数十次战役战斗,高句丽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实现了十几代国王的梦想。

    不久,后燕灭亡,北燕据有辽西。待北魏兴起,北燕灭亡时,高句丽迎北燕末主冯弘及北燕遗民至辽东。后因冯弘欲去刘宋,被高句丽长寿王(广开土王之子)遣人杀害。高句丽乘机兼并了北燕一部分遗民,并稳固了在辽东的地位。

    公元412年广开土王死后,其子长寿王即位。其时,北魏咄咄逼人,中国北方即将统一,高句丽向中原内地扩张的可能性已经不大。于是,长寿王于427年将首都迁往平壤,既为抵御北部中原诸朝的进攻提供了弹性,保证了王都的安全,也为推进南进政策,创造了有利条件。

    从五世纪初至六世纪末,高句丽政权与中原王朝和北方政权基本保持着和平状态,接受封赏、称臣纳贡。辽东地区的现状一直持续到唐征高句丽为止,辽阳在高句丽统治下渡过了长达240余年的时间。

〔注释〕
〔1〕 辽阳,指今辽宁辽阳。两晋时期一般称作襄平或辽东城。
〔2〕 《资治通鉴》卷27
〔3〕 《晋书》卷56“江统传”
〔4〕 《晋书》卷6“文帝纪”
〔5〕 《晋书》卷14,“地理志”
〔6〕 《晋书》帝纪第三“武帝本纪”
〔7〕 《晋书·列传第八》
〔8〕 《晋书·列传第八》
〔9〕 《晋书·列传第九》
〔10〕 《晋书·列传第九》
〔11〕 《资治通鉴》卷87
〔12〕 《资治通鉴》卷87
〔13〕 《晋书·列传第九》
〔14〕 《资治通鉴》卷95
〔15〕 《资治通鉴》卷95
〔16〕 《资治通鉴》卷95
〔17〕 《资治通鉴》卷102
〔18〕 《晋书》卷9“简文帝纪”
〔19〕 《资治通鉴》卷104八月
〔20〕 《资治通鉴》卷106
〔21〕 《资治通鉴》卷106
〔22〕 《资治通鉴》卷91
〔23〕 《资治通鉴》卷97
〔24〕 《资治通鉴》卷114
〔25〕 《资治通鉴》卷114
 
                                              叶红钢
 
 
版权所有:辽阳市档案信息局(馆) 技术支持:华联网络 E-mail:lydaw@lydaw.gov.cn
地址:辽阳市青年大街35-2号
备案号:辽ICP备05014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