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 走进古城 您的位置: 走进古城 > 襄平史话 > 旧事始末
元代“辽阳国”考论 
   《辽阳乡土志》、《辽阳县志》均有元代“辽阳国”的记载,因而,多年来,人们一直以为元代辽阳曾经封国。笔者最近经过对相关史料的考证,得出元代辽阳不曾封国的结论,现提出,以就教于方家。
   一、地方典籍以及诗文中关于“辽阳国”的记载
   成书于清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的《辽阳乡土志》以及刊印于民国十六年(1927年)的《辽阳县志》,为辽阳先贤白永贞先生领衔纂辑,是迄今为止关于古代辽阳历史文化最为权威的著作。两部志书“名宦”卷“多尔济”条均提及“辽阳国”。
   《辽阳乡土志》:“多尔济原本朵儿只,穆呼哩六世孙。事母至孝,喜读书,不屑事章句,于忠君爱民之事深为究心。文宗二年⑴袭位,之国辽阳。顺帝至元四年⑵,穆呼哩五世孙乃蛮台以赂得为国王,乃除多尔济为辽阳行省左丞。以安靖为治,民用不扰。至正七年⑶,拜右丞,复为辽阳国王。”
  《辽阳县志》:“多尔济《金史》朵儿只,穆呼哩原作木华黎六世孙,托克托原作脱脱子也。事母至孝,喜读书,不屑事章句,于忠君爱民之事深为究心。文宗二年袭位,之国辽阳。顺帝至元四年,穆呼哩五世孙乃蛮台以赂得为国王,乃除多尔济为辽阳行省左丞。以安靖为治,民用不扰。至正七年,拜右丞,九年,复为辽阳国王。”
   两书均提到元太师、国王木华黎六世孙多尔济任辽阳国王之事。其“之国辽阳”和“复为辽阳国王”的表述,毫无疑问地表明作者对辽阳在元代曾经封国的认同。而由于两书编者白永贞在辽阳文史界的巨大影响,这种说法从此被许多人所接受。
   还有一处记载似乎更加验证了这一说法。《钦定盛京通志》卷五十五“名宦三”“多尔济”条:“多尔济,蒙古人,穆呼哩六世孙,托克托子也。幼备宿卫。喜读书,于古君臣忠君爱民之道多所究心。文宗二年,袭国王位,扈跸上都,诏便道至辽阳之国。顺帝至元四年,奈曼台以赂故得为国王,除多尔济辽阳行省左丞相。以安靖为治,民用不扰,境内绥宁,后迁河南行省右丞相,为政一如在辽阳时。至正七年,拜右丞相。九年,复为国王,之国辽阳。”
    此外,在有元一代关于辽阳的诗词中,也不乏“辽阳国”的名词出现。如元代后期著名诗人迺贤在一诗中就提及“辽阳国”。
 
                            《送刘碧溪之辽阳国王府文学》
 
                         松亭岭上雪霏霏,五月行人尚裌衣。
                         日暮草根黄鼠出,雨晴沙际白翎飞。
                         名王礼币来青海,弟子玄歌近绛帏。
                         太乙终怜刘向苦,高车驷马迟君归。
 
    诗题中“王府文学”一词为官名。查《辞海》“文学”条四,“官名。……又隋唐以后,太子及诸王下亦置文学。明清废。”可见,文学为太子府及诸王府属吏。这样,“辽阳国王府文学”的提法似乎使得辽阳国的存在显得更加无可非议。那么,辽阳终元一代是否封国呢?
    二、与“辽阳”有关的封国
    其实,事实并非如此。查遍宋濂的《元史》和柯劭文的《新元史》,无论是《列传》还是《诸王表》,都没有辽阳封国的记载。那么,是什么原因使得人们认定元代辽阳曾经封国呢?这还要从与辽阳有关的封国谈起。
    先看一看“东道诸王”中成吉思汗诸弟的封国情况:
“太祖皇帝初起北方时节,哥哥弟弟每商量定:取天下了呵,各分地土,共享富贵。⑷”大约在1214年成吉思汗南征金国之前,分封了诸弟之地。简言之,大弟拙赤合撒儿,分封到阔连海子(呼伦湖)和海剌儿河之北,也里古纳河流域;与斡赤斤封地相近。二弟合赤温子按赤台,分封到金边墙附近,合兰真沙陀与兀鲁灰河(今东乌珠穆沁旗乌里勒吉河)地区。幼弟帖木哥斡赤斤,分封到蒙古最东部,捕鱼儿海(贝尔湖)哈剌哈河流域至海刺儿河之地。同父异母弟别里古台,分封到斡难河与怯绿连河中游一带⑸
    东道诸王中,拙赤合撒儿、合赤温、别里古台三王封地在岭北行省。只有成吉思汗幼弟帖木哥斡赤斤封地在辽阳行省境内,并为东道诸王之长。帖木哥斡赤斤后人袭辽王和寿王,但封地并不在辽阳路,而是在辽阳路以北的泰宁路和开元路南等地区。虽然在1226年辽王耶律薛阇撤藩后,“辽左之地命斡赤斤镇守”⑹。其后,又与别里古台分别控制辽东、辽西两地,在蒙元初期直接控制和影响着辽左地区,但其王府却从未建在辽阳路,当然就更谈不上建在辽阳县了。所以,可以得出结论,东道诸王中成吉思汗诸弟之封国与辽阳没有直接的联系,不能由此得出“辽阳国”的结论。
    再看看东道诸王“五投下”的封国情况:
    札剌亦儿、弘吉剌、亦乞列思、忙兀、兀鲁兀五部很早就归附成吉思汗,“当开创之先,协赞大业”。声名显赫,功勋卓著,成吉思汗因“命其子孙各因其名为氏,号五投下。⑺” 1217年西征前,成吉思汗将后来中书省与辽阳行省交接的地区分封给五部。“随着蒙古势力的向南扩张,札刺亦儿部的分地也逐渐移至辽阳行省的西南部及其以西地区。⑻”其他如木华黎后人“自辽西宿卫”以及“还镇辽西”的史料,也充分证明了忽必烈时期,札刺亦儿部已由上都开平附近游牧于辽西地区。弘吉剌部有四处封地,其一“以应昌(路)、全宁(路)两地为中心,占有西剌木伦河上游以南,至锡林郭勒、达来诺尔之间的土地,即今内蒙昭乌达盟之大部地区”;其二“相当于今阿鲁科尔沁旗、巴林右旗、奈曼旗等地”;其三“相当于今西乌珠穆沁旗的东南部及克什克腾旗的东北部”;其四“相当于今翁牛特旗的西南部至敖汉旗一带”⑼。亦乞烈思部分地“当在今科尔沁右翼前旗、右翼中旗、扎鲁特旗、科尔沁左翼后旗、懿州等地,即今西辽河中游南北地区。其北界,约以今洮儿河为界,与后来的泰宁王分地相邻。⑽”兀鲁部、忙兀部“占有从懿州至老哈河间的大宁与广宁府两路的北部,亦即今大凌河中游以北地区,北邻亦乞烈思部,南接札刺亦儿部,西近弘吉剌部。⑾此后,虽然郯王、阳翟王、西平王、昌王等部民有居于辽阳行省者,但都是担任镇戍任务的部民,泰宁王分地也在辽阳路以北很远地区。
    至元二十四年(1287年),元世祖忽必烈平定了乃颜叛乱后,在上述地方分别设立了宣慰司或路,由辽阳行省和中书省管辖。应昌路、全宁路属弘吉剌部,宁昌路属亦乞列思部;上都路元初为札剌亦儿部、兀鲁郡王营地。当然,后来札刺亦儿部移居辽阳行省的大宁路。
    从以上九“兀鲁思”封地情况看,虽有一些诸王封地在辽阳行省,但没有一处封地在辽阳路范围内。况且,多尔济为木华黎后人,只能因袭木华黎家族封爵,包含木华黎在内的札刺亦儿部封地不在辽阳路范围内,就可以得出结论,辽阳不曾封国。
    三、出现讹传的原因
    之所以出现辽阳封国的讹传,主要是人们误读了史书。上述有关辽阳国的记载源于《元史·朵儿只传》,“(文宗天历)二年(1329年),朵兒只袭国王位,扈跸上都,诏便道至辽阳之国。”
    此处记载无误,误在人们对于“辽阳”一词的解读。“辽阳”作为行政建制出现后,虽然常常府、县同名,但其首选的名称意义却始终是指辽阳县。就元代而言,有辽阳行省、辽阳路、辽阳县的行政划分。这样,就有省、路、县三级行政建制可简称为“辽阳”情况的出现,稍不留意,就有可能造成讹误。
    让我们再来看一看这几段文字,并重新解读一下。
   《辽阳乡土志》和《辽阳县志》记载均为“文宗二年袭位,之国辽阳。”就字面理解,辽阳封国当属无误。因而,才得出“复为辽阳国王”的结论。而如果仔细研读《钦定盛京通志》,就会发现不同,“文宗二年,袭国王位,扈跸上都,诏便道至辽阳之国。”问题就出在“之国辽阳”的前提,如果此时的多尔济已在辽阳行省境内,那么“之国辽阳”就极有可能是到现今的辽阳就任国王。而实际情况是,多尔济当时正在中书省“扈跸上都”,因而皇上命令他“便道”由中书省到毗邻的辽阳行省上任。此处的“辽阳”,乃辽阳行省之意。
    笔者对宋濂所著的《元史》中“辽阳”一词进行了搜索,结果发现“辽阳”代表辽阳行省之意的占64%,居大多数。代表辽阳路、府的占26.6%,而代表辽阳县的仅占9.4%左右。在未标明行政建制的情况下,绝大多数情况下指的是辽阳行省而非辽阳县,如“泰定帝本纪”中记载:“辽阳自乃颜之叛,民甚疲敝”。乃颜之乱波及中书省、辽阳行省和岭北行省,此处辽阳显然指的是“辽阳行省”。另,“顺帝本纪”:“辽阳为捕海东青烦扰,吾者野人及水达达皆叛。”“吾者”为居住在辽阳行省最北部的土著民,水达达为行省最东部的路,东接鞑靼海峡。此处,也显然指代行省。两处“辽阳”与多尔济之国的“辽阳”含义其实是一样的。
    顺便想说明的是,在《辽阳乡土志》以及《辽阳县志》中,白永贞先生误把奈曼台袭国王后,多尔济担任的辽阳行省左丞相书写为“辽阳行省左丞”。行省丞相“从一品……右丞一员,左丞一员,正二品。⑿” 此处实属纰漏。
 
〔注释〕
⑴ 即公元1329年。
⑵ 即公元1338年。
⑶ 即公元1347年。
⑷《元典章》卷九《吏部》三《改正投下达鲁花赤》。
⑸ 白寿彝《中国通史》第八卷、第四章第三节“大蒙古国的建立”。
⑹ 白寿彝《中国通史》载《蒙兀儿史记》卷22;《黑鞑事略笺证》叶26。
⑺《元史》卷一百二十,“术赤台传”。
⑻ 佟冬《中国东北史》第三卷第一章“元王朝对辽阳行省的统辖管理”。
⑼ 佟冬《中国东北史》第三卷第一章“元王朝对辽阳行省的统辖管理”。
⑽ 佟冬《中国东北史》第三卷第一章“元王朝对辽阳行省的统辖管理”)。
⑾ 佟冬《中国东北史》第三卷第一章“元王朝对辽阳行省的统辖管理”。
⑿ 宋濂《元史·百官七》。
                                        
  叶红钢
 
 
版权所有:辽阳市档案信息局(馆) 技术支持:华联网络 E-mail:lydaw@lydaw.gov.cn
地址:辽阳市青年大街35-2号
备案号:辽ICP备05014671号